留言:想免费阅读任何小说,都可以点击站内短信私信交流!

18小说网 > 金主溺爱尤物小妻吃上瘾 >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一章 渐生的怀疑
    “今天感觉好些了吗?”楚婉关心的问道。

    “恩,我觉得好多了,伤口也没有以前那么疼了。”云以烟回答道。

    “那就好,只要你好好养伤,很快就可以出院了,以烟,要是没有你,画廊的事情我是真的忙不过来了。”

    楚婉哭丧着脸说道。

    “放心吧,我很快就会好的。”

    “对了,以烟你刚刚是不是和欧简昊吵架了?我感觉他出去的时候样子好像有些奇怪。”

    楚婉一脸疑惑的问道。

    “也不算是吵架,就是有些摩擦而已。”云以烟回答道。

    “摩擦?怎么回事?你们两个之间还会有摩擦的么?”楚婉满是讶异。

    云以烟无奈的笑了笑,神情满是苦涩。

    “大概最近因为没有好好沟通的缘故,所以我和他在很多的事情上面都产生了一些分歧。”

    “原来是这样。”楚婉点点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以烟,你今天难道没有觉得那个欧简昊有些奇怪的地方吗?”

    苏景之突然问道。

    “奇怪得地方?”云以烟蹙眉,仔细回想着。

    “好像,没有吧。”

    看到苏景之严肃的神色,云以烟有些纳闷。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两个说话怎么好像有点奇怪啊?”云以烟不解。

    听到这话,楚婉和苏景不约而同的相互对视一眼。

    很快,楚婉就看向云以烟,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一般。

    “当然没事了,是他多心了而已,以烟,你不要乱想,现在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养好伤,不然我们的心就一直都是悬着的。”

    楚婉满是关切的对云以烟说道。

    云以烟笑着点了点头:“小婉,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养伤的。”

    正说着话,护士小玲走了进来,她一直都是为云以烟换药的,平时的她都是满脸笑容的,可是今天因为将席远文件弄丢的事情,她显然闷闷不乐。

    这一点很清晰的被细心的云以烟看在了眼里,小玲为云以烟换药的时候,神色还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小玲,你没事吧?”

    云以烟有些担心的问道。

    “我,我闯祸了。”此时难得有人主动关心起她,否则小玲满肚子的委屈和自责都无法倾泻。

    “闯祸了?”云以烟讶异。

    “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她继续追问道。

    “今天上午席医生把一份很重要的文件交给了我,可是我粗心大意将它给弄丢了,现在整个医院的人都在寻找那份文件,可是已经这么就过去了,就是找不到。”

    小玲一脸后悔的说道。

    “都怪我,要不是我的原因,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文件丢了?”云以烟蹙眉。

    “要是文件丢了的话不是会有备份的吗?再说,一份文件应该放在医院也不会有人乱拿的吧?”

    小玲摇摇头,情绪极其低落。

    “不是这样的,这份文件是席医生在国外多年来的研究成果,是很重要的东西,不会有备份的,它无论是对医院,还是对席医生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席医生将它交给我的时候,就已经千叮咛万嘱咐,可是我就是不长记性!”

    “监控录像呢?有没有查一下,万一是别人无意中拿错了呢?”

    云以烟问道。

    “那个地方恰好是监控录像的死角,完全拍摄不到任何的画面,怎么办,这一次,我是真的犯了很严重的错误,大概,就连这份工作也保不住了。”

    说到这,小玲的眼眶里渐渐涌现出些晶莹的泪光。

    “小玲,你先别着急,一定会找到的,再说了,席医生是一个好人,我相信他是不会责怪你的。”

    云以烟安慰着她。

    “可是,可是,席医生越是不责怪我,我的心里对他就越是内疚,以烟姐,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小玲语气无奈而自责的说道。

    小玲和云以烟的谈话清晰的落在了苏景之的耳中,他微微蹙着剑眉,神色凝重,看起来,就像是在认真思考着什么。

    护士离开之后,苏景之认真的看向云以烟,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在这个时候,楚婉却轻轻的拽了拽他的衣角。

    “以烟,你先休息一会,我们两个有点事情,,出去一下,很快就会回来的。”

    说完这话,楚婉就急匆匆的将苏景之拉走。

    “你为什么不让我说?”

    苏景之俊脸严肃。

    “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你是不是认为那份文件会是欧先生拿的,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楚婉信誓旦旦的说道。

    “怎么不可能?”苏景之反问。

    “第一,当时他只是手中恰好拿了一份文件而已,你怎么就知道那是席医生丢失的文件?第二,他是一个商人,拿这种医学文件做什么?有意义么?”

    楚婉解释道。

    “不管对他来说有没有意义,我都相信,欧简昊会是做出这种事情来得人!”

    苏景之紧蹙着眉头,笃定的对楚婉说道。

    “你是不是对他有什么偏见?”楚婉无奈的问道。

    “不是有偏见,我这个人向来不会对任何人有偏见,但是如果那个人心里有鬼,我自然也是看得清楚。”

    苏景之认真说着,刚和欧简昊认识的时候,他倒是并不觉得欧简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是时间越长,苏景之发现他的身上问题就越多。

    可是楚婉现在却很相信欧简昊,在她的眼里,欧简昊对于云以烟的照顾完全就是无微不至的,他俨然是一个正人君子的模样,又怎么会做出现在的事情来呢?

    “我知道,你和夜洛寒是很好的朋友,所以看到以烟现在和欧简昊在一起心里难免会不舒服,但是你要知道夜洛寒已经不在了,而欧简昊现在马上就要和以烟订婚了,如果现在让他们两个人产生误会,后果会很严重的你知道么?”

    苏景之深吸一口气,他的眸子紧紧盯着楚婉的脸,神色无比严肃。

    “正因为我是洛寒的朋友,而云以烟又是他那般深爱的人,所以我更加不能掉以轻心,如果洛寒还在的话,也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欧简昊的人品如何我暂且不作定论,但是这件事情,他就是有问题。”

    直到现在,苏景之也还是在坚持着自己的观点。

    “你什么意思?”楚婉倒是有些生气了,现在她就是觉得,苏景之才是那个无理取闹的人。

    “楚婉,你是云以烟很好的朋友,我知道你是希望她能够幸福的,那我倒要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她真的幸福吗?”

    这话让楚婉有些沉默了,她看着苏景之的脸,转而垂下了自己的眸子,一脸的深思。

    是啊,虽然云以烟表面上一直都是在笑着的,可是没有任何人清楚她的心里究竟是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般开心。

    自从夜洛寒离开以后,云以烟的身上就已经经受太多的变化曲折,楚婉深知自己即使是作为云以烟最好的朋友,也始终无法直达云以烟内心所想。

    “楚婉,我知道你一直都是为了云以烟好,你觉得欧简昊只要对她好就已经足够了,但是你却忽略了云以烟的感受知道吗?”

    见楚婉许久都不说话,苏景之主动说了起来。

    “忽略?”楚婉疑惑。

    “恩,其实你也清楚,她的心里最终还是忘不了洛寒的,如果这样强迫着让她重新去接受另一端感情,你觉得对她来说公平吗?或者说,如果换做是你,你会妥协么?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过着表面看来开心其实并不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