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想免费阅读任何小说,都可以点击站内短信私信交流!

18小说网 > 冷王大人深度宠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昭告全门
    这天的早晨,炎真的弟子都向以往一样在训练场练功,一切都显得很是自然。忽然大殿里传来大钟敲响的警报的声音,所有的人都是愣住了,随后就拿起了武器,到集合厂集合,连各个长老都被惊动了。

    炎真上下乱成一团,大大小小的人物全部都汇聚到了一起。

    “发生了什么?这不是掌门大殿的警报声吗?难道是掌门出了什么事?”

    “你胡说什么。你看长老他们都来了。”

    “我刚才遇到长老,长老都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有听说这种紧急的钟声已经好几百年没有敲过了。”

    底下的议论声吵个不停,长老在上面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是两个白影闪过,定下神来,台上出现了苏喜和慕寒。

    两人先是向众人躬身道歉。

    “很抱歉,这么长时间欺骗了大家,也欺骗了各位长老,实在是很抱歉。其实我们不是为了修行而来到这里,而是为了个人的恩怨。而这个恩怨的创始人就是这个门派的门主穆源。我知道你们可能不相信,但我希望你们能够听下去。他其实早已投篮了邪教,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一直打着招徒弟的名义,控制了内门的优秀弟子,使他们成为了他的奴隶,供他修行所用。这个所谓的内门心法就是证据。希望各位长老能够明察。现在不仅有失踪的弟子正在受着煎熬,而且穆源已经逃了出去,时间拖的越久就越难找到。”

    苏喜将之前的两份秘籍交给长老过目,五位长老明显有些不信任的样子,苏喜低声对着白长老说着:“白长老,白阳可能已经撑不下去了,你们仔细看看,其中的夺舍大法,一旦练成就中了尸毒,六年了,不知道白阳是否还能挺过来。”

    白长老震惊的看了一眼苏喜,立刻将秘籍拿了过来,仔细研究了半天,顿时老泪纵横,手也颤抖的拿不住秘籍,任由掉了下来,

    “我的白阳啊,”白长老一把拉住苏喜的说,“我的白阳在哪?”

    “我不知道,我虽然能够在一瞬间感受到一些气息但是找不到。”

    白长老立即和其他长老商讨了一下。

    一个长老站了起来向底下的弟子宣布:“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事情,我们一定会清理门户,希望大家先不要产生恐慌。”

    底下的弟子顿时喧闹起来,这么多年失去音信的弟子基本都是在炎真还是有亲属的人。很多弟子都涌了上来,表示他们有权参与。

    长老将桌子拍的响亮:“我知道你们此刻的想法,但是出现了这样的事,我们堂堂炎真门派能够乱成这样吗?”

    弟子顿时都静了下来,白长老叹息一声,仿佛接下来都会挥泪下来,“大家的想法都和我一样,我们带你们一起去找他们。但是希望你们能够遵守炎真的秩序。其他人回到各自的地方,等着安排,一旦查实,立刻就会采取措施。”

    苏喜和慕寒带着诸位长老和炎真弟子到了大殿,分散开来企图找到失踪的弟子。

    苏喜在大殿的各个角落转悠了半天,还是停在了后殿门口的位置,多次尝试着打开和关闭后殿的大门,打开和关闭的那一瞬间,确实能感受到微弱的气息。

    苏喜感觉很是奇怪,明明大殿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找遍了,她正困惑着,几位长老也走了过来。

    “这些建筑都是千年前铸造的,尤其是这大殿,只有历代的掌门人才能随处走动,而我们这些长老也就是议事的时候才会向和掌门说明才会来到此处。不过现今的掌门由于多次闭关,而且时间很长,我们就不再此处进行议事了,这一转眼几百年都过去了,对这里更加的有些陌生。”

    苏喜毕恭毕敬的点了点头,看着几位长老也都皱着眉头看着这里。他门几个相视的看了几眼,似乎是下了一个决定。

    白长老挥手让众人后退几步,后殿的大门轰然关闭。他们长老站在一排,口中念叨着什么,这时五种颜色的灵力集中投向了后殿的大门,大门瞬间被笼罩起来。

    苏喜感觉到脚下有些振动,低头顺着看去,长老们前面的底下渐渐口了口子,越来越大透露出一个暗道的踪迹。苏喜这才想明白,原来,当时穆源是通过这条路逃跑的。而且这条地道是外面的地下的。

    “这应该是条暗道,我们不知道打开的方法,只能强硬的用五人的力量打开。大家跟着我们以防意外。”

    众人点了点头一同走了下去,下面都是明亮的,采用了上好的明珠作为灯光,本来窄小的通道随着进去越来越宽敞。

    白长老仿佛听到了前面的拐角出传来什么声音,立刻快速的向前走去,其他长老来不及拉住他,他已经快步的走到了前面,然后惊愕的停了下来。

    众人觉得奇怪,白长老已经失声哭了出来,

    “白阳啊,白阳啊。”

    忽然里面传来嘈杂的声音,一个带着血的身影忽然从里面冲了出来,然后摔在地上,挣扎的爬着,一抬眸竟然是张完全黑的发紫,瘦的可以看出筋骨的人,说着人,也已经可能是算不上了。他慢慢的挣扎向前,如同地狱里爬出来的一样,用着沙哑的声音,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叫唤了一声,“爹。”

    “我的白阳啊。”

    白长老颤抖的走了几步,轻轻的抱起了他,给他运功维持着他的生命。白长老很多年都感觉到白阳是那么的轻,轻的感觉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

    “爹,我是不是产生什么幻觉了?我竟然看到你了。”

    “白阳,别担心,出去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去毒,救你。”

    这时众人全都涌了进去,发现全是向白阳一样奄奄一息的人,到处充满了邪气,周围还有许多白骨。有的人找到了奄奄一息的亲人,走的人只能抱住一堆白骨。

    出来以后,他们仿佛都很久没有见到阳光了,明明不能接触,却还是要忍痛的去感受。

    白阳渐渐恢复了意识,将白长老的衣袖攥的紧紧的像一个走失后找到亲人的孩子。

    “我明明知道自己会向其他人一样活不下去,还要相信着他,助纣为虐,我对不起这么久爹的教导,就因为我想活着。爹,你会原谅我吗?”

    “爹不要你的道歉只要你能活下来。”

    白阳根本无法哭,生命力都要被穆源吸干的他,流的只剩下了血。

    “白阳别哭,我会治好你的。”

    白阳点了点头仿佛回到了二十几年前,他小的时候。

    苏喜一路上不言不语,慕寒知道苏喜的心里一定也不好过。

    “苏喜,你知道吗?我其实是很羡慕他们的,至少最差的不过就是死了,也有个尸骨好生安置,可是我呢,什么也没有了,我只剩下报仇了。”

    “慕寒你……”

    “你放心,我现在没有那么悲观,我现在只想抓住穆源,也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了。”

    苏喜点了点头,问向一旁愁眉苦脸的长老。

    “他们的尸毒能救吗?”

    “这种尸毒虽然不是很厉害,但是完全可以杀死一个人,而且他们中毒的时间太长了。我们长老们会用尽全部灵力也会治好他们的,只是以后他们就只能成为普通人了,而且寿命也会受到影响。”

    苏喜点了点头,成为普通人,在这充满灵力的世界也就成为了一个废人了,但是至少能够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