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想免费阅读任何小说,都可以点击站内短信私信交流!

18小说网 > 多铆蒸钢酒吧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逃离 五
    动力剑从约翰手中飞出,带着呼啸声化作一道红光飞向了刚刚转到正面的蒸汽机车。

    能够阻挡小口径子弹的特制夹胶玻璃在不断旋转的锋利锯齿面前暴露出了依旧属于玻璃的脆弱。

    虽说硬度极高的质地让它顽强地在动力剑身上留下了道道划痕,但面对剑刃和蒸汽机车相加的冲击力以及剑身上可怖的高温,作为缓冲的玻璃夹胶没有发挥半点作用。如同红色的电光一般,动力剑直接侵彻了驾驶座前唯一的防护,重重击打在驾驶蒸汽机车的神教士兵面罩上。

    经过玻璃的缓冲和面罩的保护,动力剑上巨大的动能在剑尖刺入神教士兵的颅骨之后被消耗殆尽。蒸汽机车刚刚失去控制,车厢内就响起剧烈的爆炸声。

    这把动力剑如同约翰之前持有的大多数同类一样,成为一次性武器是它最后的结局。

    虽说车里剩下的士兵依靠着身上厚重的铠甲勉强挡住了大多数飞溅出来的金属碎片,但爆炸产生的震荡与随之扩散的高温蒸汽成为了杀死他们的最好武器。震荡所产生的冲击让神教士兵一时失去了对于身体的控制,而本能吸入的大量灼热蒸汽则将他们的呼吸道以及肺部彻底煮熟。

    伴随着爆炸声的响起,约翰已经冲到了失控机车的一侧。借着车体的掩护,他手里的左轮枪对着车顶因为控制机枪而暂时逃过一劫的神教士兵连连开火。

    正因为自己双腿被炸伤而惨叫的神教士兵根本来不及反应,接二连三出现在面罩上的巨大冲击让他的头高高扬起。而最后一颗子弹就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穿过铠甲与面罩之间的夹缝搅碎了他依旧脆弱的喉咙。

    一个翻身跃上车顶,约翰把打空了弹巢的左轮枪插回了枪套。一把扯过还握在神教士兵手里的机枪握把,他调转枪头指向了后面因为紧急躲避前车而露出侧面的蒸汽机车。

    哒哒哒哒哒哒!

    机枪枪口吐出长长的火舌,飞出的弹壳落在机车顶上发出连续不断的清脆声响。大口径的弹头争先恐后地从枪口中喷涌而出,伴随着旋转破开空气呼啸而去。

    最先被击毁的是车顶的机枪,作为武器它并没有如同载具一般的厚重装甲。紧接着车门上的玻璃几乎在同一时间爆裂,面对大口径的子弹它们根本没有挣扎的余地。

    同样没有还手之力的还有坐在这一侧的神教士兵。为了快速搏杀而设计的单兵机械铠甲因为重量的限制不可能装载重型装甲,面对拇指粗的尖锐弹头根本无法形成有效的防护。一片血雾在车厢中弥漫了开来,两名神教士兵的上半身就这样被密集的弹头扯得支离破碎。

    但约翰报销了一把动力剑而争取到的优势这时候也消耗殆尽了。

    跳下即将翻入山林的失控机车,约翰抽出左轮枪填满了子弹交到左手。趁着坐在另一侧刚刚跳下机车的神教士兵还没有爬起身子,他反手抽出背后的备用长剑掩杀过去。

    随着约翰的脚步,左轮枪里的子弹再一次被打空。这一次换成了静止的目标,这让子弹的落点变得更加准确。

    但是这一次,六颗子弹却没有造成实际的杀伤。

    放弃了爬起身子,两名神教士兵在约翰抬起枪的那一刻便双臂并拢,护在了自己的脸前。兼作盾牌而加厚的臂甲上铛铛作响,但是可以正面硬接蒸汽震荡剑而不会彻底被斩开的特殊金属轻而易举的挡住了飞来的子弹。

    不过约翰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

    逼迫神教士兵遮蔽自己的视野,约翰一个纵跃跳到了对方的身后。手里的长剑化作一道银光,向着其中一个士兵的手指一斩而下。

    为了保证能够灵活地使用武器,原本厚重的机械结构被异类组织所代替。这种对于战斗力有明显提升的设计此时却变成了蒸汽铠甲少有的弱点,在约翰几乎压上所有体重的斩击下,两根手指被切开了一半。

    “这是第一个!”

    将已经丧失大半战斗力的神教士兵放在一边,约翰转身迎向另一个对手。刚刚爬起身子的神教士兵怒吼着拔出震荡剑,对着眼前几乎一瞬间全灭了两队同伴的敌人怒斩而下。

    灵巧地让开当头劈下的剑锋,约翰手里的长剑再一次挥舞起来。不同于之前直白暴力的战斗方式,这一次他展现出了完全不同的战斗技巧。

    脚下的步伐变得细碎而诡异,约翰利用对方因为面罩而视野受限的劣势,不断在神教士兵身边游走。配合着对异类压制术式出力的快速变化,他手里的长剑不断攻击着对方视孔或者手指等脆弱的部分。

    对面的神教士兵发出焦躁的怒吼,试图用大范围的横斩来让自己的攻击得以奏效。然而伴随着异类组织开始僵硬,他的大开大合的动作反而暴露出了更多的破绽。

    约翰如同荒野中最精明的鬣狗,如同獠牙般的剑锋不断撕咬着面前神教士兵身上的弱点。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神教士兵持剑的右手手腕上就被锋利的剑锋划开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再也握不住震荡剑的神教士兵将身体缩了起来,双手护住头部试图用铠甲的坚固来阻挡约翰手里的金属长剑。但是失去视野的他却没有发现,不知何时约翰左手的左轮枪已经被收回枪套之中,握在手中的已经变成了一小块从弗莱背后的密码箱上扒下的高能炸药。

    把高能炸药扔向神教士兵并拢的双臂,约翰手里的长剑再次变回了大力的斩击。剑锋在蒸汽铠甲上拖出一串火星,混有铝热剂的高能炸药瞬间化为一团火球。

    右腿机械义肢猛地一蹬,早有准备的约翰避开了扑面而来的高温极速向后掠去。而神教士兵则没那么幸运,灼热的空气直接将他笼罩在了其中。

    伴随着呼吸系统被焚毁,神教士兵瘫倒在了地上。约翰捡起掉在一边的蒸汽震荡剑,双手握剑向着刚刚手指受伤的神教士兵杀去。

    不多时,无法正常使用武器的神教士兵也躺倒在了地上。有了顺手武器的约翰这一次直接用强悍的攻击解决了对手,被斩下的神教士兵头颅慢慢向着一旁滚去。

    “我的神啊……你居然把他们都干掉了?”刚刚赶到的弗莱呆呆地看着满地的残骸与尸体,脸上的表情慢慢变得兴奋,“早知道他们这么弱,我们直接杀出去不就行了!”

    然而面对弗莱的激动,约翰并没有做出反应。他突然丢下震荡剑死死按住自己的左胸,面色铁青地跪倒在地上。

    “谢特!你怎么了?”

    眼看约翰就要瘫倒在地上,弗莱赶紧将他扶住。看着约翰不断抽搐的表情,刚刚从心底涌出的兴奋顿时转为惊恐。

    “我激活了异类组织来超负荷运行压制术式……排斥反应失控了……”沙哑的声音从约翰的齿缝中挤出,他扶着弗莱的肩膀艰难地站了起来,“再来一批敌人我们就完了,要不是压制术式对于他们的铠甲有极强的作用,刚刚光是那两个菜鸟都能轻易把我干掉……”

    “那现在怎么办?”弗莱顿时大急,他慌乱地向着四周看去,寻找着神教士兵的踪迹。

    “那边!上车!”

    汉克这时候终于也赶了过来,头上不停渗出的鲜血让他看起来比约翰还要狼狈。一把扛起约翰的另一边肩膀,他拖着两人快速向着一旁的蒸汽机车走去。

    “你确定那还能动?”弗莱看了看满是弹孔的机车,急切地问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

    汉克一把扯下已经千疮百孔的车门,拉出里面的尸体把约翰甩了进去,自己则转身坐进了驾驶座,伸手按向蒸汽发生器的控制术式。

    “看看我们的运气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