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想免费阅读任何小说,都可以点击站内短信私信交流!

18小说网 > 八荒斗神 > 正文 第3165章 破阵斗智
    “结阵!”

    叶家老祖此时根本没有去管沈非的方位,一道高喝声出口后,从他的身上,首先爆发出一股异样的波动,同时他的身形,也瞬间化为了一袭雾气之身。

    “叶鼎,以你的身份,欺负沈非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以多欺少,难道你真不要叶家的脸面了?”

    刚刚才从叶家族长叶慕手中脱身的韦家家主韦裕,此时一脸的阴沉,这道高喝之声,道尽了此时叶家老祖的无耻。

    诚然,以叶家老祖的身份,和沈非完全不对等,等闲单打独斗都有以大欺小的嫌疑,更不要说此时四人联手了。

    这已经不仅是以大欺小,而且还是以多欺少了,如果叶家真的是一个正常的天玄界家族,或许会在乎自己的名声,但是现在的情况绝然不同。

    听得韦裕之言,不远处同样罢手的叶慕不由冷声笑道:“韦裕,我叶家和沈非的恩怨,又岂是三言两语说得清楚的?对这样的仇敌,我叶家自然不会讲究什么规矩!”

    既然被血灵族气息侵蚀的底细都已经被揭露,那叶家还有什么好顾忌的?这一番话说出来,只能是显得他们更加无耻,却没有丝毫道理可讲。

    不管这边沈家诸人和韦裕如何不满,终究是不可能阻止得了叶家老祖和三大叶家族老施展那“灵缚锁”,再下一刻,他们连喝骂的心思都没有了。

    自叶家老祖化为雾气之身后,另外三大叶家族老在这一刻心有所感,同时他们的身形也是瞬间化为了三道雾气之身。

    咝……咝……咝……

    一道道血红色丝线从这四道雾气之身上袭出,仅仅片刻之后,以沈非为中心的四个方向,已是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血红色丝线,而且这些丝线仿佛有着某种玄奇的排列,将那一处都困成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牢笼。

    “这就是所谓的‘灵缚锁’吗?”

    沈非转着脑袋,打量着四周上下已经形成一个牢笼一般的血红色丝线,感受着里面一丝极其强横的吞噬之力,他的脸色已是一片凝重。

    沈非固然是速度奇快,而且有着天残魔诀对于血灵族气息的克制,但是当对手的力量达到某个极限的时候,他也是极有压力的。

    就比如说此时,无论是叶家老祖还是那三大叶家族老,本身实力都要在沈非之上,他虽然能够凭借速度摆脱,可陷入这样的灵缚锁之中,却有些没有了用武之地。

    叶家老祖想来也是打着这个主意,他是想要先将沈非给困在某一个地方,让得其极致的速度没有办法施展,然后再来和沈非正面对战。

    之前在沈家丹武阁之内,叶家老祖已经和沈非交战过一次了,那个时候他是对沈非的实力和手段估料不足,这才让沈非钻了空子。

    而此时此刻,看着那被血红色方形囚牢困住的沈家天才,叶家老祖就有着一股无穷的信心,这一次,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沈非再次逃掉。

    仅存的沈家族人和天才们,都是目光担忧地看着天空中的那座血红色丝线囚牢,沈非能想到的东西,他们自然也能想到。

    别看沈非刚才大发神威,一枪一个击杀了二三十名叶家丹圣强者,可这也只是那些叶家族人实力比沈非弱了太多,这才能做到一击必杀。

    现在围住沈非的四大叶家强者,实力尽都在沈非之上,如果不是其速度惊人的话,对上任何一个都绝难取胜,更何况是四个一齐出手了。

    叶家老祖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见得他手中印诀变动间,那个偌大的血线囚牢便是缓缓朝着中间收缩了起来,正在压榨着沈非的有限空间。

    沈非也没有丝毫犹豫,见得他身形掠动间,直接是来到了某一个方向,这里是叶家二族老和三族老之间的某处空当,他正是想要寻找这么一个突破口。

    见得沈非高举噬魔枪,直接朝着那血红色丝线之壁刺去,但是结果却是让他有些失望,噬魔枪枪尖极其锋锐,可那血红色丝线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力量,在噬魔枪一刺之下,只是向外凹去,却是刺之不破。

    看到这一幕,沈非想起一事,当下右臂回缩收回了噬魔枪,同时那一直缭绕在其身旁的帝木回天针,已是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着那血红色丝线刺去。

    原本沈非是想到这些血红色丝线乃是由叶家强者丹气形成,其内应该有着血灵族的气息,用魂御魂针来对付,应该比噬魔枪要有效得多吧?

    帝木回天针的效果,确实是要比噬魔枪强横一些,但是从叶家老祖和三大叶家族老雾气之身上涌出的血红色丝线源源不断,帝木回天针刺断了一根,立时就会有一根新的补上,这让沈非很有些束手无策。

    而且随着那血红色丝线囚牢越来越小,沈非就感觉到那些丝线之中的气息越来越浓郁,到最后连帝木回天针都要刺十数下,才能刺断一根血红色丝线,这让他很是不满。

    “看来,还是得要施展那一招了啊!”

    眼看这所谓的灵缚锁已经不过方圆数丈,沈非能够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他已经是不打算留手了,见得他伸手在小腹之上一抹,一枚哑白色的奇形之物倏然闪现。

    这这枚哑白色奇物现身之时,无论是那些沈家族人,还是叶家强者们,尽都眼神一凝,因为他们对于这枚奇物半点都不会陌生。

    只是这枚他们曾经见过不少次的东西,这一次却是有些不太一样,因为其上似乎是多了一些什么东西,显得更加的眼熟了。

    沈非此时祭出的,自然就是天残玉残片了,而相比起在云霄城的那一场大战,如今的天残玉残片,已经趋于了完美,因为其躯干之上,比之前多了一颗头颅。

    尤其是那些叶家族人们,由于他们体内有着血灵族的气息,对于天残玉残片天生就有一种敌对和畏惧,那种气息,让得他们极不舒服。

    再一次看到五大相连在一起的天残玉残片,叶家老祖心中不由再次咒骂了一番血魔王御天,那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搞的,为什么连天残玉之首都保不住?

    现在的叶家老祖,并不知道在丹魔圣地的那一次变故,更不知道在血魔岛上也有了一次惊天变故。

    他只知道那枚天残玉之首,对于血灵一族来说有多重要,现在被沈非给炼化成功,说明这个天残魔诀的传承者,离大成境界,无疑又近了一步。

    沈非可没有叶家老祖那么多的想法,他祭出天残玉残片,只是为了对付那灵缚锁而已,在魂御魂针都没有了太大的效果之后,他只能是用天残玉残片的净化之光来对付了。

    事实证明,这些由叶家老祖等人血脉之中血灵族气息催发的血红色丝线,在遇到天残玉净化之光的时候,其本质终于是有了一些改变。

    唰!

    沈非此刻施展的天残玉净化之光,所针对的只有一个方向,因为他要留一些力气,在脱困之后摆脱叶家老祖的攻击,他可不能被这位半祖境界的顶尖强者给缠上。

    叶家老祖有多强,之前的沈非已经见识过了,因此他不会有过多犹豫,也知道自己的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这一次,或许就真得被叶家老祖给纠缠上了。

    当天残玉血红色净化之光轰中那一处血红色丝线的时候,仿佛和那些灵缚锁的丝线融为了一体。

    这两者都是血红之色,若不是那气息绝然不同,或许连沈非都很难分辨到底哪道是叶家强者的气息,哪一道又是天残玉净化之光?

    嗤……嗤……

    一丝丝血红色雾气从那被天残玉净化之光轰中的地方升腾而起,下一刻,沈非的脸庞之上就露出一抹快意的笑容,因为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但是正当沈非想要从那被净化之光净化的缺口冲出去的时候,一道雾气之身已是拦在了他的面前,从这道雾气之身的气息之上,沈非可以肯定那正是属于叶家老祖叶鼎!

    原来叶家老祖一直都在注意着沈非的动作,从其施展噬魔枪攻击,再到魂御魂针的无功而返,这一次沈非施展天残玉净化之光的时候,他就知道这灵缚锁挡不住净化之光。

    又或许这也是叶家老祖一环扣一环的计划,天残玉的净化之光也是有个极限的,比如说此时只能从一个方向突围而出,而他就在这里等着沈非守株待兔,当即候了个正着。

    磅礴的攻击之力从灵缚锁外间传来,沈非在感应到那是属于叶家老祖之后,根本就没有硬接的打算,借着这股力量,他倒翻了一个跟头,直接来到了灵缚锁内里的另外一个方向。

    叶家老祖有自己的算计,沈非如此聪慧之人,又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想法?他相信叶家老祖联合三大叶家族老施展这灵缚锁,恐怕绝不会如此简单就被自己破掉,现在看来,果然没有那么简单啊!